追蹤
向一半的天空致敬
關於部落格
文字的風格,決定了作品的風貌-史景遷
  • 438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家鄉的味道是海的味道

經過楓港時,父親會告訴我說,家鄉的歷史。車上傳來鄉下人聽的老歌、文夏、葉啟田的老歌,落山風吹來強風,我深呼吸,原來,家鄉的味道就是海的味道。在這條楓港公路,聞到濃濃的海潮味,長久以後,我都習慣只要聞到這味道就是接近老家,那海風與海潮陣陣傳來的聲音,搖曳的檳榔樹及阡陌的田地,在窗戶的另一邊是此起彼落的山陵地,天地開闊,心中竟有股近鄉情袪的感覺。 南部人的熱情可以在家中一覽無遺,大門徜開,彷彿隨時歡迎你回來 家中常有客人出沒,大門在白天時也從未關閉。叔公正拉著他保存已久的二胡,哼著他熟晰的恆春調。伯父與他的好友也正熱情的催酒歌送。 小時候的我,常與親戚的小孩,或是鄰居的孩子在廟口玩耍,一路從廟宇玩回家附近,因為家鄉附近田地及民房多,我們常在靠海的房子玩躲貓貓,或唸童謠『白鷺絲…』海邊在一大片墓埔後方,常到海邊撿貝殼、跟人玩水。 那時墾丁還未發展,觀光客也不多,當時的它,保留著很濃厚鄉下的氣味,南部人的曬黑的臉上,掛著因檳榔吃多紅色的笑容,大聲問候著對方怎麼還沒死。牛車經過到處留下的牛屎,海風落山風大到難以整理的頭髮,過年處處傳來的鞭炮聲,到處去別人家串門子的父親等等,都是那時候對我而言難忘的影像記憶。 夜晚時沒有任何燈光,某些我與姊姊就這樣走在田邊,在幾乎五指不見的路上,靠著微微的月光奔馳回家。 晚上的月亮特別的亮,天上的星星數都數不完。 阿公阿媽起的特別早,常看起來看日出聽雞鳴。 母親常說我小時候在阿媽家的時候,常抓雞屎來玩。(噁…好噁心) 而關於家鄉那條看門狗-小黑,也有牠的傳說, 總之是數不完的趣事,直樸單純的鄉下人,也常笑我們這群從台北來的,不會說台語的人是『台北俗』。 逐漸的,墾丁的美景受人注意,它開始被開發。 鄉下地方擁進來大量人潮,因應這股潮流,開始有了很多小吃店、海鮮店。廟宇的香客也變多了,不乏是些穿金載銀的人,海邊多了很多人,幾乎都是一群想嘗試海上活動的年輕人,說台語的人愈來愈少了,在觀光盛地,幾乎是要說國語才有生意,阿姨在恆春的麵店也收了,因為在這要賣名產才有賺,房租也漲了… 在以往星光熠熠照耀下的墾丁,多了一幢墾丁大飯店,在夜裡綻放光芒。看不到流星,數不到星星,愈來愈多的飯店、旅館取代田地,取代空地。 但我們也不常回去了(有很多因數) 前天回去,看著它的發展,及非節日與連假時的相較顯得冷清,都感到一陣噓。(為啥會回去也是後話) 不過我知道,每當聞到了海的味道,家就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