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向一半的天空致敬
關於部落格
文字的風格,決定了作品的風貌-史景遷
  • 398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V2_特區」動態媒體國際論壇

有些來賓的問題聚焦在藝術家對於新媒體及新科技的運用,太過著重工具而忽略本質,這是長久以來的問題,就像是早期的畫家,也會矛盾在身為是工匠或是藝術家,太過於重視科技及運用的工具,往往會模糊焦點,所以會議上有些藝術家也希望新一輩的人才,必須取得其平衡,不要忽略了其本質及傳達的意義。 另外國外的藝術家在展出自己的作品介紹時,因為有一些創作是會有危險性及暴力等隱喻。就有來賓提問,是否藝術家在介定所謂的道德觀及對性的看法。也許其內容帶有批評性,但是國外的藝術家都非常的願意回答這些,對他們而言,這些並不涉及人身,也許作品真的帶有這麼一點危險吧~但其表現手法其實是很有趣及前衛的。 這我覺得也是老早就有的問題,對於前衛藝術者而言,作品的道德觀老是被拿來提問,其實人們到底是對這個議題有興趣?還是真的想了解作品隱伸的意義?真是覺得奇怪。 國外的藝術家對藝術及科技工具運用的手法都比國內的藝術家來得開放。當王俊傑說他那一代的人,對於這些新科技都帶著一些批評及諷刺性,而這一代的人卻可以對這些工具馬上的利用,包容性比上一代的來得大。這句話對國外的藝術家─ 亞歷士‧阿德理安善斯(Alex Adriaansens)(荷蘭V_2動態媒體藝術中心創辦人及主任)他說,在他的想法中沒有所謂的上一代及下一代,而作品本來就有著批評性了,這也是藝術本質中會有的。每一代都會有每一代的批評性。 至於另一個藝術家─ Tilman Reiff(德國藝術家) 的表現手法令人印象深刻,他發明了一個名叫痛苦遊戲機(http://www.painstation.de/new/collection.html) 這是一個大型機台,遊戲者需將左手放在台子的左下角,與另一人玩乓乓球的遊戲,當球掉下時,機台將會鞭打、電擊遊戲者的左手,隨著遊戲愈久,鞭打的程度也愈來愈高,當有一方的遊戲者將手離開機台時,此名遊戲者就輸了。 這種被虐待性的遊戲受人注意,因為我還滿想玩看看的,目前在當代有展。而這位德國藝術也如同他的作品一樣,充滿了有趣及活力,他看起來是個不喜歡死板板的坐在會議室內,討論開始時,他還偷偷的溜出去XDD。主持人訪問他時,他還把頭轉向後方,看看其它人,真是個怪傢伙。 痛苦遊戲機甚至還有人建議他申請專利後,開發公司,不過他覺得那太麻煩了。 他還發明了其它有趣的東西,像彈珠台用另一種角度去玩的遊戲機,真實模擬足球遊戲時踢到人的痛苦遊戲機…自動搖控鉅刀等等… 這位藝術家我看了一下簡歷,發現小的時候喜歡騎著越野腳踏車到處晃,看來小時候就是個野孩子。現在才有無限的創意吧~ 其實滿想問他對於痛苦遊戲機的一些想法,大家對遊戲會投以一種寄託,有時是因為對於現實世界的不安全感,或是覺得在遊戲世界中可以得到成就感,但那還是虛擬的。而痛苦遊戲機反而是反其道而行,利用遊戲來鞭打我們,是否也將我們拉回了現實,人對遊戲是否也可以跳脫只是視覺的感覺,達而其它的感官刺激,或是遊戲只是一個逃僻現實的管道,還是一個將人與世界的隔閡呢? 德國藝術家Tilman Reiff的部落格http://blog.fursr.com/ 其它的藝術家無力介紹~下次吧XDDD 「V2_特區」動態媒體展覽 http://www.mocataipei.org.tw/_chinese/showweb/index.asp?ID=50 「V2_特區」動態媒體國際論壇研討會 http://www.mocataipei.org.tw/_chinese/4_education/5_1_detail.asp?ID=161&Tm=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